当前位置

德阳骨科医生援非两年 带去先进治疗技术和理念

[   发布日期:2019-1-9   来源:四川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际交流中心   浏览次数:1503   ]


      1月4日,德阳市人民医院骨科医生朱仲伦援非结束回到德阳的这几天,都在适应曾经熟悉,但现在又有些陌生的环境。“感觉很恍惚,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感觉与社会脱节了,跟不上时代了,连网上支付都不会用。”

      2016年12月20日,作为中国第16批援几内亚比绍医疗队成员,朱仲伦去往西非,开启了两年的医疗援助之路,成为中国援助几内亚比绍的第一位骨科医生。


医院大门口花园

      出发前写好遗嘱放在结婚证里

      与大多数援非医生报名参加不同,朱仲伦是在两天之内作出决定的。“我是2016年三四月份接到援非任务的。当时,医疗队里临时缺骨科、皮肤科、消化科医生,所以我的心理准备时间很短。”朱仲伦说,援非这一决定得到了家人的理解和支持。

      但对于当时即将要去援助的这个国家,朱仲伦知之甚少,只是偶尔从新闻里了解到一些情况。政局动荡、战乱、传染病是3个长久停留在他脑海里的词汇。“作为医务人员,我有义务站出来。”朱仲伦说,当时,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并写好遗嘱偷偷放在了结婚证里。

      出发前,朱仲伦的父亲因病住院,母亲和岳父也先后做了眼睛手术和冠心病手术,这让远行的他背负了很多压力。而就在到达几内亚比绍一个月后,朱仲伦从德阳市人民医院发来的一封慰问信里得知了父亲病危的消息。“妻子事先都瞒着我,等我联系她后才告诉我,当时情况已经不行了。”朱仲伦说,2017年正月初二,父亲去世了。

      “自己累一点都能挺过去,但内心对于家人的愧疚,难以根除。”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朱仲伦哽咽着摘下眼镜,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对当地医生进行指导

      收下医院唯一一名骨科医生为徒

      几内亚比绍是全世界20个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当抵达位于首都比绍的医疗队驻地中几比友好医院时,目之所及的情况让朱仲伦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医院前的一段路,坑坑洼洼,尘土飞扬,没想到一个首都的医院是这样。”

      令朱仲伦更吃惊的是,这座算是该国最好医院之一的医疗机构,竟然只有一名骨科医生在此兼职,且一周只工作3天。在医院开展工作后,这名名叫“拿破仑”的骨科医生便拜朱仲伦为师学习医术。

      朱仲伦出发前在国内只接受过8个月的葡萄牙语培训,交流起来不是很熟练,而且经常会遇到不说这种官方语言的当地患者,交流十分不便。因此,“拿破仑”也会时常教朱仲伦葡萄牙语和当地常用的克里奥尔语。长此以往,两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当地人是没有请客吃饭或送礼的习惯的,从来都是我们请他们。2018年元旦节的时候,“拿破仑”请我吃了牛排,这让我很感动。当天,护士长还送了我一个菠萝。”朱仲伦说,“一起援非的同事们都开玩笑说,‘不仅有人请吃饭,还提东西回来了,很不错嘛。’”

                     

患儿骨髓炎手术费不够,朱仲伦捐赠部分手术费用帮他手术          到糖尿病双足截肢患者病房查房

      对于朱仲伦来说,援非两年间,当地落后的治疗技术和无菌操作观念淡薄令他担心。同时,当地患者受伤后通常都不会及时到医院就诊,这两种因素都极易造成伤口感染,情况严重时导致肢体坏死并截肢的情况屡有发生。

      当地医生、患者均须转变观念

      朱仲伦说,在医疗队驻地中几比友好医院,基本都是全科医生,像拿破仑这样的专科医生很少。对于骨折患者,医院也很少进行手术治疗,“通常都是简单处理一下创面,就包扎了”。到医院后,朱仲伦逐渐开展了骨折复位内固定术、开放性骨折清创外支架固定术、肌腱神经探查修复术等手术,带去了先进的治疗技术。

      而最让朱仲伦担心的,是当地医护人员无菌操作的观念淡薄,医院也没有专门的消毒室,甚至连工作多年的医护人员戴手套、口罩都需要提醒。对此,朱仲伦看见一次纠正一次,“但转变观念很难。”加之当地人没有受伤后及时就诊的习惯,常常情况严重后才到医院就医。因此,感染后导致肢体坏死并截肢的情况屡有发生。

义诊

       “另外一件让我感触很深的事就是完全的医药分家。诊断室里面和病房里面没有一颗药物、一双手套,只有换药的器械。”朱仲伦说,“病人看完病后,比如打石膏,需要医生先开个处方,病人或家属去买好手套、石膏、绷带等东西后,再返回来打石膏。”

      而对于骨科手术常用的钢针、钢板、橡皮止血带等常用医疗器材,朱仲伦根本没在医院见到过。为此,在2017年7月妻子到几内亚比绍探亲时,他特地让妻子从国内带了一批钢针、橡皮止血带过去。


      为骨折后畸形愈合的孩子手术

      在医疗援助期间,朱仲伦经常会遇到患者骨折后很久才到医院就诊的情况。“有时候,患者骨折畸形已非常严重,有的甚至已经畸形愈合。治疗起来非常困难,并且经常会遗留一定程度的功能障碍。”朱仲伦话锋一转,“但当地患者对于医疗的要求并不高,只要你给他治了,他就会很开心、很感激。”

      两年间做过多少台骨科手术,朱仲伦已经记不清了,但一个名叫菲利普的10岁小男孩却让他印象深刻。

   

菲利普术前与术后

      “菲利普摔伤造成左侧肱骨髁上骨折,受伤后1天到医院就诊。我接诊后发现骨折移位严重,并且肢体极度肿胀,有演变为骨筋膜室综合征造成肢体缺血坏死的风险。”朱仲伦说,他马上联系手术室准备急诊手术,但当他自己把手术器械准备好的时候,手术室却以氧气罐氧气耗尽无法麻醉为由,让菲利普转到了当地另外一家大医院治疗。

      本以为菲利普能得到理想的治疗,但1个月后,菲利普又来到了朱仲伦的门诊。“这时,我才发现菲利普根本没有手术。他的肘关节已经僵硬,骨折处也已经畸形愈合。”见此情形,朱仲伦立即安排了手术,妻子此前带来的钢针等医疗器材也在菲利普身上派上了用场。

患者术后赠送芒果感谢

      援非两年间,朱仲伦遭受了疟疾的3次袭击,面临过手术时手指被刺破后担心艾滋病感染长达几个月的巨大心理压力,经历过外出义诊时在海中的惊涛骇浪……但与此同时,他也在一次次的治疗中,一次次与当地医护人员的交流探讨中,收获了友谊和感动。

      “走的时候女儿还在上幼儿园,现在已经上一年级了。两年来,妻子一个人十分辛苦。”朱仲伦说,接下来,他要将辅导女儿功课等家庭责任承担起来,弥补心中对亲人的那一份愧疚和亏欠。

图文来源:封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