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最可爱妈妈——“大姜姜”

[   发布日期:2018-7-26   来源:四川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际交流中心   浏览次数:362   ]


      我的妈妈姜莉在一所教学医院工作,在别人眼里,她是一名医术高明、妙手回春的医生,也是一名和蔼亲切、知识渊博的老师。可是,在我眼里,我的妈妈就像一个贪吃的、爱干净、爱漂亮的、可爱的小女生。

       我的妈妈是个资格的“吃货”,每次吃饭前她都要拿出相机先给饭菜“消消毒”,翻看她的相簿,除了和工作有关的病人图片就全是各种吃的。有自己研制的新菜品、有刚找到的“苍蝇馆子”、有摆盘精美的各色料理。最好笑的是,妈妈说最喜欢来接我放学了,我问她为什么呢,她一脸坏笑地说:“接你放学可以在校门口吃到蛋烘糕、糖油果子、狼牙土豆、烤肠、烤鱼丸、豆腐脑、凉面……好多好多好吃的。”我的妈妈简直比我们班那些小女生还贪吃。

      我的妈妈总是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收拾得整整齐齐。在她的影响下,我玩过玩具、看过书都会习惯放回原位。妈妈总是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每次班里搞亲子活动,妈妈都会得到我同学的赞美“阿姨,你好漂亮啊”,看着妈妈笑盈盈的样子,我心里觉得比我自己得到表扬还骄傲。

      我的妈妈内心肯定住着一个小公主,每次在商场给我买玩具时都抱着那些洋娃娃爱不释手。印象最深的是我七岁那年,妈妈带我去迪士尼玩,结果在礼品店里买了好多一堆玩具,还一直纠结要不要多买一个米奇。我实在忍不住,就哄她说:“买一个就好了,留一念想,我们下次再来。”她这才依依不舍的放下了手中的米奇老鼠。从此以后,我每次玩抓娃娃游戏得到的战利品都要送给我可爱的妈妈。

      2017年的一天,妈妈告诉我,她被国家选入援非医疗队,派去非洲安哥拉给当地人们看病。我第一反应是脑袋一片空白,看着她严肃认真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然后,我眼前开始出现电视里面关于非洲的一切影像,广阔的大草原,夕阳下的面包树,成群结队的狮子大象,密密麻麻排队过河的角马……不对不对,妈妈是去给人看病的。是不是像《战狼》里面一样:平民窟、成群的苍蝇蚊子、病毒、拿着枪的恐怖份子?我一下就哭了,抱着妈妈不肯松手,我不想妈妈去那么远那么恐怖的地方。小女生妈妈居然没有哭,她笑着给我擦眼泪,笑着给我说她可以吃到正宗的非洲美食,可以见到没见过的疾病,可以给我讲更多的有趣的故事。于是,妈妈飞到了9000公里以外的安哥拉。

      网上说安哥拉罗安达省连续8年保持全球最贵城市称号,我最担心东西太贵,吃货妈妈吃不饱。结果妈妈和医疗队的队友在驻地开垦出一大片菜地,他们种了番茄、茄子、辣椒、秋葵、空心菜、白菜、窝笋、鱼腥草。每次妈妈发来他们用自己种的蔬菜做的饭菜,看起来都特别香。驻地还有芒果树、木瓜树、百香果,他们种的西瓜也结了好多果实,妈妈说自己劳动收获格外美味。他们自己做火锅,自己烤烧烤,自己扇凉面,自己包饺子馒头包子,每一个人都成了大厨师。
妈妈刚到医疗队驻地的半年,由于医院外面修主干道,几乎天天都处于停水状态,经常还会停电。我都不能想象我那爱干净的妈妈怎么度过没有水电的日子。有一天她好开心地对我说:“停水72小时后医院给我们高价拉来三小时供水,赶快把所有容器蓄满。水压不够放不出热水,但是用冷水洗澡洗头也好满足。儿子,你看我这几大桶水,妈妈是不是很富有啊?”那一刻,我觉得妈妈更可爱了。

      我们在网上知道罗安达的治安非常差,经常都有抢劫绑架事件发生,妈妈怕我们担心,从来都不说。有一次我问妈妈为什么没有出门玩的照片,妈妈说“你看妈妈这么忙,医院这么多病人排着队需要看病,周末还要给同胞们义诊,哪里有时间去玩呢”,然后妈妈发了好多照片给我看,正在給病人做心电图的妈妈、正在用听诊器给黑人病人听心脏的妈妈、正在给中国同胞测血压的妈妈、正在院子里跑步顺便給打篮球的队友叔叔们加油的妈妈、正在换灯泡通下水道的妈妈、蓝天白云下飘着五星红旗的援建医院、梳着奇奇怪怪小辫子的各种黑人小朋友、驻地的宠物大黄二黄小黑和一大群猫、妈妈宿舍门口一溜排开的盆栽、妈妈干净整洁的宿舍……我现在才明白,其实,妈妈是内心住着小公主的女汉子。

      妈妈带教过的学生们在微信组建了一个群,群的名字叫“姜姜姜”,他们都叫妈妈是“大姜姜”,称自己是“小姜姜”,而我就是他们都宠爱的“小小姜”。昨天妈妈激动地告诉我,她现在有黑人学生了,有6个学生跟着她做心电图看病,她用葡萄牙语教她们医学知识,和她们聊美食、打扮,聊安哥拉人的生活和美丽的中国,并且还每天都教她们几个中文词语。妈妈说黑人学生都非常非常喜欢她。妈妈还说,她的安哥拉同事去葡萄牙休假回来送给她一个小礼物,是个非常漂亮的摆件;她还说另一个安哥拉同事过节日时送给她一套当地传统服饰,颜色鲜艳就是没法穿;她还说的古巴同事每天都要拉着她学几句中国话,现在日常句子说得很溜呢。

      妈妈已经离开祖国离开家,在安哥拉工作一年零三个月了,真的好想我那贪吃的、爱干净、爱漂亮的、可爱的妈妈!

                                                    儿子:赵哲弘
                                                    2018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