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国,真有你的!

[   发布日期:2017-8-31   来源:四川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际交流中心   浏览次数:1471   ]


   2016年9月6日晚,我们一行7人乘坐自上海到汉堡的飞机抵达了德国的北罗滕堡,在德国罗腾堡综合医院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交流学习,时间飞逝,转眼三个月的学习很快就结束了,时间虽短,但想说:德国,真有你的!

成为一名医生不容易

  在德国,要想成为一名医生也是非常困难的,首先德国医学院名额由学习位置分配中心统一分配,想进医学院的学生需先向学习位置分配中心申请,一般只有成绩非常优秀的学生才有机会进入医学院,德国医学院的学制为6年,学生可根据个人情况延长1-2年毕业。入学后前2年学习基础课程,课程结束后需要参加一次全国统一考试,通过考试后才能进入临床课程阶段的学习。临床阶段为4年,前3年完成所有临床学科的学习,课余完成4个月的见习,见习期学生可自行选择实习的国家和医院。临床阶段的最后一年为实习年,实习年分别安排内科、外科和自选科室实习,实习年的2/3时间可在国外的大学附属医院完成,医学生们每天要学习医生的日常工作,每一科实习结束后要进行书面的病例汇报,并由主管医生对学生实习期间表现进行评分。

   大部分医学生会在临床阶段选一位导师,在其指导下完成一篇博士论文,毕业后便可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学生可自行决定是否要获得医学博士学位,这不会影响日后行医资格的获取(对没有取得学位的称hysician)。对有兴趣继续搞研究的学生,可以在6年学习结束后继续申请研究,毕业后授予双博士学位。在德国,医学生结束了实习年后将参加第二次全国性考试,这是成为医生前的最后一道门槛,考试难度高,淘汰率大,只有很努力的学生才能通过考试,通过者方可以成为一名医生,进入住院医师和专科医师培养。学生可以有三次补考的机会,仍不能通过的只能放弃从医。

   从医学院毕业后要想成为放射科医生还要经过5年的培训,这个阶段称为助理医师, 在此阶段要完成规定的报告数量,其中超声报告不低于1000份,骨关节CT及X线报告不低于3000份(其中特殊部位的头部及脊柱报告分别不低于500份),胸部报告不低于3500份,腹部报告不低于1500份,泌尿生殖系统报告不低于500份,乳腺报告不低于2000份,全身各系统磁共振报告不低于3000份,介入及微创操作不少于250台;每年还要进行年终考核,5年后顺利通过考试,才能成为一名独立的放射科医生,可以独立撰写放射科的诊断报告。如果还要往某一专业方向发展,还要经过另外3年的专科培养,比如要成为一名神经放射学医生,则需要完成相应的神经系统各部位要求的报告数量以及神经系统介入操作数量。          

                       

德国的医疗保险制度有特色

德国是世界上最早建立社会保障制度的国家,它一直坚持推行强制性的社会保险制度,表现在医疗保险上亦是如此,德国实行的是一种强制性的、以社会健康保险为主、辅之以商业保险的医疗保险制度。在德国人人享有医疗保险,其中91%参加了法定医疗保险,而参加私人医疗保险的为9%,主要满足高收入人群的医疗需求,参加私人医疗保险要求被保险人的税后年收入必须达到50000欧元以上。参加法定医疗保险由雇主和雇员各缴费50%,缴费率占工资收入的14—15%(各保险公司缴费比例不尽相同,平均14.3%左右),之后由于人口负增长和人口老龄化等因素,德国的医保发生赤字,后将非工资收入也纳入缴费基数范围,与国内相比,德国的医保缴费比例还是很高的,缴费基数设封顶线和保底线,对家庭年收入低于保底线的家庭,可免除缴费。参加法定医疗保险的雇员的家庭成员中的无业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将跟随在他的名下,免缴保险费并享受同等的法定医疗保险待遇。法定医疗保险的投保人缴纳的保险费不依据健康状况,而取决于经济收入,达到一个分摊、平衡的作用。私人医疗保险由于缴纳费用高,可满足高收入人群的不同需求,可以自主选择医生进行诊治,提供特殊服德国医患关系为什么如此和谐 

三个月的学习留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应该是这里和谐的医患关系,每天在上班的过程中都会碰到向你微笑问好的患者,他们的微笑是发自内心的,他们的问好也是非常真诚的,让你感觉医患之间完全是朋友、亲人的关系;在每一次检查前医务人员都会和患者进行充分的沟通,让患者有充分的知情权,而如果要进行的操作让患者感到不适,医务人员也会事先告之并表示歉意。而患者对医务人员也充分信任,即使是在医疗过程中出现了失误甚至差错,他们也能表示理解,没有在国内经常碰到的医疗纠纷,这种和谐的医患关系让我非常羡慕,也让我不由得思考这种和谐的医患关系背后的原因。

从与科室主任、副主任及科室人员的交流中,我了解到,学习和患者沟通应该是从医学院校学习期间便开始了,而在学习及工作中面临多种考试,其中也包括沟通能力,良好的沟通技能是和谐医患关系的基础,而我国国内医学院校尚未开设医患沟通技能的相关课程,医务人员的沟通能力相对较弱,在医学院开设相关的课程有助于提高医务工作者的沟通能力,减少一些由于沟通不到位导致的医患矛盾的发生。其次,德国健全的医疗保险制度也为良好的医患关系打下了良好的物质基础,医患之间没有金钱关系,患者进医院不考虑钱的问题,而医生只需要全力解决患者的问题,费用均由保险公司负责。

相比国内,虽然我国从制度上实现了基本养老和基本医疗保障对城乡居民的全覆盖,但现实却是即使参加了基本医疗保险,其保障能力依然较低,病人看病自费比例仍较高,遇大病、疑难病时往往难以承受巨大的医疗开支,出现问题患者的积怨首先针对医院,成为产生医患矛盾和医疗纠纷的导火线。财政投入也是影响医患矛盾的另一重要原因,德国的卫生投入占总GDP的12%,而中国只占5.1%,低投入使政府在医疗卫生事业发展中难以很好地发挥主导作用,公立医院既是承担保障居民医疗需求的福利机构,同时又要自负盈亏,导致了医院的逐利行为,容易产生过度医疗。医疗资源的配置不均衡也有较大的原因,在德国我所学习的医院尽管并不是德国特别大型的医院,但其医疗技术和水平与其他医院相比并没有明显差距,而我国高新技术、设备和优秀人才基本集中在大医院,而偏远地区、欠发达地区的医疗资源的拥有量相当有限,患者均集中到大医院进行治疗,导致大医院拥挤不堪,而小医院却又门庭冷落。健全的法律保障制度也是建立和谐医患关系的重要基石。在德国,如果出现死亡病例,警察局会进行调查,如果调查发现医疗行为没有差错,医院不必承担任何赔偿。如果有差错行为,通常由于医务人员均购买有保险,也会由保险公司进行赔偿,不会出现患者大闹医院、甚至攻击医务人员的行为。

总体感觉,德国人的素质都比较高,他们相信医生,但也清楚任何医院和医生都不可能包治百病,生老病死是正常现象。因此,他们认为只要医生尽力就行。但国内公众对疾病的认知不一致,对医疗技术的主观期望值较高,部分患者医疗消费意识比较强,认为付出了费用就一定能有好的治疗效果,认为死了人就是医疗事故,当病人发生了未预料到的死亡时,更是不能理解,从而发生纠纷。而国内出现不和谐的医患关系,除了上述原因,我认为媒体也承担不小的责任。部分媒体为吸引眼球,故意歪曲事实,片面报道,把医患关系理解为商业领域的消费行为关系,强调患方的弱势群体地位,在报道医疗事故时对患者具有同情心,过分渲染医院的责任,对恶化医患关系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尽管目前我国的医患关系不尽人意,但我相信随着国家对医疗投入的加大、人口素质的提高、法律制度的健全、媒体行为的规范,医患之间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和相互依存,不久的将来我们也能真正实现和谐的医患关系。              

学习心得体会

   Diakoniekrankenhaus Rotenburg医院放射科开展的项目很多,除了国内常规的X线、计算机断层扫描(CT)、磁共振成像(MRI)、乳腺钼靶X线检查、数字减影血管造影(DSA),还包括介入治疗及国内属于超声科的超声检查。与国内放射科不同的是,目前国内较大型医院的放射科已开始按系统进行分组,按系统分组的好处是对本系统的疾病可进行更深入的了解,但可能出现对其他系统的疾病不太熟悉的情况,而这边的放射科医生由于介入操作非常熟练,碰到疑难病例就直接穿刺活检,并不注重从影像表现上进行鉴别,所以个人感觉我们的诊断水平并不比他们差;我所在医院放射科的患者数量要远多于这家医院,但感觉他们工作时也一直处于忙碌状态,工作非常认真,但下班后的时间他们可以完全自由支配,很少加班,把工作时间和休息时间分得很清楚。并且国内很多较大医院的介入治疗基本上独立出来,或属于临床科室,但德国还是属于放射科,总之,我国和德国的放射科体系还是有许多不同之处,个人认为各有利弊,不过,德国医院严谨的工作作风、认真的工作态度值得我们学习。

   每天早上8点放射科的科室读片会准时开始(又称为Fruhbesprezhung,相当于晨会)。放射科的读片会主要是放射科诊断人员参加,偶尔技师长也会参加,和诊断医师进行沟通对某些扫描技术提出改进意见。每天早上的放射科读片会主要讨论夜间急诊病人和前一天的疑难病例,当天需要穿刺活检或做DSA片子也会拿出来讨论。每周三、四早上还会有小讲座,小讲座之后还会有小测验,以检验大家是否掌握讲座内容,并结合科室相关病例进行知识的巩固。每天的读片会自成制度,不会因主任缺席或某人不到而推迟,有时只有几个人也正常进行,通常是接诊医师汇报相关病史并提出初步诊断意见,在座的其他医师提出自己的见解,职称或年资高的医生点评或总结。个人认为,科室读片会作为科室质量控制制度的组成部分,即有助于共同提高科室人员诊断水平,减少误诊、漏诊的几率;又锻炼了年轻医师,每个人在讲台上展示病例,演讲能力和沟通交流能力都会有所进步。

   除了每天早上科内读片会,多学科诊疗模式(MDT)也安排的非常紧凑,地点也是在二楼的读片室,时间也相对固定,比如每天早上7:45-8:00是普外科,8:45-9:45是ICU,11:45-12:00是神经内科,12:30-13:15是内科,15:15-15:30是神经外科或妇产科;星期二下午14:45增加肿瘤诊断中心的病例讨论, 星期三上午11:15为儿科病例讨论时间, 下午16:00为肿瘤科病例讨论时间。MDT一般由临床医生预先提交一份待讨论病人名单,并提供临床病史,由放射科主任或放射科的高年资医师解读相关病例的影像,参加人员都很认真地倾听并参与讨论。讨论时间一般安排很紧凑,在相应的时间段基本都能结束。大家讨论完再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如果在安排的时间段没有病例可讨论,也可以提前通知放射科不必进行,这样有计划的安排,不至于让某些待讨论的病例积累太多,也不会打乱各自的工作进程,同时也提高了读片室的利用率。结合我们医院的情况,我们的MDT开展的不是很理想,时间也不固定,通常是临床科室有疑难病例的时候叫放射科主任或高年资医师过去,讨论准备得不是很充分。这种固定时间的MDT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作者系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放射科医生邱丽华,于2016年9月参加四川省医务人员赴国(境)外研修项目)